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 > 欧文斯 >

1936年 “黑色闪电”杰西-欧文斯

发布时间:2019-05-29 05:3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1936年,第11届柏林奥运会在纳粹操办下臭名昭著。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一人独揽100米、200米、跳远以及4×100米接力4块金牌,超过德国田径选手的金牌总和,彻底击碎希特勒的“雅利安人种优越论”。金牌之外,欧文斯更是赢得场内12万德国民众的高声欢呼,成为该届奥运会的头号英雄。

  欧文斯所创造的世界纪录令人震惊:10.3秒的百米纪录,19年内无人望其项背;8.13米的跳远纪录,沉睡长达25年之久。那时,“黑色闪电”意味着田坛难以逾越的里程碑。

  1936年8月1日,柏林奥运会正式开幕,会场上纳粹旗帜肆虐飘扬,德国选手以纳粹礼取代传统奥林匹克敬礼,行至主席台前,他们叫嚣着“希特勒(万岁)!”,原本象征和平友谊的奥运会被罩上一层浓重阴影。

  欧文斯代表美国队参加短跑与跳远比赛。希特勒想借这届奥运会大肆宣扬“雅利安人至上”的种族优越论,纳粹侮辱欧文斯等黑人运动员为劣等人,嘲笑美国依靠这些“黑鬼”、“非人类”参与竞赛。但是,欧文斯却以惊人成绩击溃了希特勒的种族歧视,纳粹的阴谋因“黑色闪电”的横空出世彻底破产。

  8月3日,欧文斯自信地走上男子100米的决赛赛道(预赛第一轮他就平了当时的百米世界纪录),极具密度的黑色躯体凝聚着一股反击能量,直指看台上亲临赛场的希特勒。发令枪一响,欧文斯犹如离弦之箭射出起跑线,瞬间,力与美高度结合,一道黑眩的光率先闪过终点!欧文斯领先第二名1米有余,轻松摘得金牌,并且创造了10.3秒的世界纪录。

  希特勒大失所望,他最看重的百米金牌被一名黑人运动员轻易夺走,这对他鼓吹的人种论简直是一大讽刺。他情绪失控,忘记了东道主首脑应有的风度,气急败坏地离场,赛后甚至回避为冠军颁奖和握手祝贺的仪式。对此,欧文斯的回答镇定自如:“我到柏林不是来跟什么人物握手的,我是来夺金的,现在我已达到目的,这就足够了!”

  这届奥运会,欧文斯与德国王牌跳远选手鲁兹朗结下深厚友谊,成为奥运佳话。

  跳远预赛中,欧文斯差点失去决赛资格。第一次,他逾越跳板犯规;第二次他从跳板后起跳,却跳出了前所未有的坏成绩。第三次,他多次试跑,却迟迟不敢最后一跃。这时,顺利晋级决赛的德国选手鲁兹朗教给欧文斯一个小诀窍。他取下一块毛巾,放在起跳板后数英寸处,告诉欧文斯,从那地方起跳不会偏失太多。在鲁兹朗的点拨下,欧文斯最后一跃几近打破纪录。决赛时,鲁兹朗的成绩首先打破世界纪录,然而,随后上场的欧文斯则以微弱优势创下新纪录,最终夺得金牌。

  比赛结果一出,贵宾席上的希特勒脸色铁青,现场气氛顿时凝固。这时,鲁兹朗走向欧文斯,面对看台上12万德国人,他举起欧文斯的手高声喊道:“杰西欧文斯!”一阵难挨的沉默后,看台爆发出齐声欢呼:“杰西欧文斯!”欧文斯也举起鲁兹朗的手朝向天空,声嘶力竭道:“鲁兹朗!”全场观众同声响应:“鲁兹朗!”没有政治阴谋,没有肤色差异,没有金牌得失,选手与观众共同沉浸在君子之争的感动中。欧文斯事后回忆:“当我们两人互相拥抱时,希特勒都快疯了!对鲁兹朗而言,在希特勒面前向我表示友好需要极大勇气。那一刻,我拿到的所有奖牌与奖杯都可熔化,但它们永远镀不上我与鲁兹朗24K金的友谊!”

  比赛第三天,欧文斯毫无悬念地拿下男子200米金牌。随后,他代表美国队参加4×100米接力,夺取了个人第4枚金牌,他们创造的新纪录保持了20年之久。

  欧文斯在希特勒眼皮底下独揽4金,给纳粹种族主义分子以当头一棒,让全球爱好和平的人民深受鼓舞。赛后,德国民众不顾纳粹威胁,庆祝欧文斯的胜利,新闻界把该届运动会誉为“欧文斯运动会”。

  32年后,墨西哥奥运会上演了类似的一幕:美国黑人选手托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分获200米比赛冠军和季军。颁奖仪式上,两人高举戴着黑手套的手臂,声援国内反对种族歧视的斗士们。对此,欧文斯的回应耐人寻味:“黑人的拳头仅仅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符号。松开拳头,除了空虚的五指,里面一无所有。只有攥紧金钱的拳头才有意义,那是力量之所在。”

  奥运赛场确实为欧文斯带来瞬时的光鲜,但是,竞技佳绩并没改变他贫困的生活境遇。他的一生多数时光依然活在肤色标签的压力之下,事实上,就连那个响当当的“杰西欧文斯”都并非他的本名。

  欧文斯原名詹姆斯克利夫兰欧文斯(James Cleveland Owens),1913年9月12日降生于美国南方阿拉巴马州一个黑奴后裔家庭。排行第7的欧文斯从小遭受支气管炎和肺炎等各种疾病的折磨。由于家境贫寒,他7岁干起体力活,每日100磅的棉花重担压在幼嫩的肩膀上。9岁时,父亲为了谋份好工作,带着全家迁往克利夫兰市,欧文斯进入当地一所公立小学。开学点名,欧文斯依照别人惯常的叫唤,将自己名字念作“J.C.”,他的老师则听成了“杰西”(Jesse),“杰西欧文斯”的名字因此留存至今。

  欧文斯的运动禀赋在体育课60码短跑中得以发掘,他被邀请加入田径队。然而,迫于生计,欧文斯整日奔波于运送食品、装卸货物、修鞋等多份兼职,无暇参加课后训练,爱才心切的教练最终为他破例安排了晨练。通过系统训练,欧文斯成为所在高中的田径明星,19岁那年,他以9秒4的成绩跑平100码短跑的世界纪录。

  然而,场外的“斗争”无处不在。1933年的美国被种族隔离制度的阴霾所笼罩。田径场上,师生为欧文斯热情呐喊;但是,走出田径场,他却受到迥然的待遇:欧文斯与所有黑人学生只能住在校外;外出时,他们被隔离在“黑人食宿区”,即使受到所谓“白人旅馆”的接待,他们也只能从后门进出,还被剥夺了乘坐电梯的权利。除此之外,由于种族的不公待遇,欧文斯没能拿到全部奖学金,为减轻家庭负担,他不得不利用课余时间继续挣钱。

  1935年5月25日,美国召开第十届安阿伯大会。欧文斯背部深受重伤,却在短短45分钟内创造了破、平6项世界纪录的奇迹,这次运动会上他创造了保持25年之久的8.13米跳远世界纪录。

  “要知道,大部分人的生活就像一个大衣柜,里面装有一件体面的外套,但更多是些互不搭配的脏旧衣服。而我,毕生的训练只为了那10秒钟。”

  尽管奥运会上攻破纳粹的种族歧视,然而,载誉归来的欧文斯却无力反抗本国潜藏的歧视目光:“当我回到美国故土,除了希特勒的那些故事,我还是得从公共汽车的后门上车,不被允许坐在前排。希特勒拒绝与我握手,但白宫总统一样拒绝和我握手。”

  欧文斯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认可,他和其他黑人运动员一样没有逃脱失业的命运:“当我带着1936年4枚奥运金牌回到美国,我得到前所未有的赞誉,人们纷纷邀请我参加各种活动,但是——没人提供给我一份工作。”

  欧文斯的家庭还是一贫如洗,大四时他不得不退学,随后以跑步维持生计。他不得不屈辱地与汽车、摩托车赛跑,甚至为配合主办方跑赢赛马:“奥运冠军的头衔成了个负担:为了谋生,我不得不和动物赛跑。事实上,那项比赛并不公平,没人能战胜赛马,更不用说100码的赛跑。”

  上世纪50年代后,欧文斯的生活才渐有起色,1955年他受邀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体育运动的官员。1976年国际奥委会授予他银质奥林匹克勋章。五大洲20家著名报刊评选他为“本世纪世界最佳运动员”(排名仅次于球王贝利)。

  1980年3月31日,欧文斯因肺癌去世。同年,美国政府设立“杰西欧文斯奖”,用以表彰对当代体育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优秀运动员。欧文斯逝世后的第4年,德国的一条街以“杰西欧文斯”命名。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幕式上,欧文斯的外孙女吉娜汉菲尔手持火炬跑进会场,以此追怀欧文斯的英灵。

http://medi101.com/ouwensi/1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