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 > 诺尔法利克斯 >

文学让灾难以本来面目示人 30年前的今天切诺贝利真相揭露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17:0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1986年4月26日凌晨,前苏联(今天的乌克兰首都基辅以北135公里)切诺贝利核电厂发生爆炸,被释放到空中的辐射,相当于福岛核事故的14倍和广岛能量的400倍。超过33万居民被迫撤离,污染了乌克兰、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共56700平方英里的土地。而有多少人死于切诺贝利,至今仍是一个谜。

  直到5月6日,苏联党报《真理报》才第一次刊登了这一事故的详细报道。然而报道详细地描写了消防队员奋力扑火的情形,却并没有登出伤亡人数和辐射的放射量。

  诺贝尔奖给S.A.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颁奖词是:“因为她丰富多元的写作,为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树立了纪念碑”,而相对于“纪念碑”这样中规中矩的表述,我更倾向于用“文学的尊严”这种更道德化的词语来形容她的写作。她的作品,几乎都是与整个人类的命运有关的大题材。而驾驭这种大题材的方式,又从来都是小入口。

  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是S.A.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代表作,完成于1997年,1999年就有中译本,但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。作者以一个新闻记者的嗅觉和功力,更是以一个白俄罗斯女儿的痛楚,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四年后,自己的母亲因辐射双目失明,自己的居住区几百名儿童患病的情况下,开始奔走三年,采访数百人,包括在核电厂工作的工人、科学家、前官僚、医生、士兵、直升机驾驶员、矿工、难民、迁居的人们等等,从中筛选出能够构成整个切尔诺贝利事件拼图的典型故事,通过一个个人物和家庭的“小历史”,勾勒出一种多声部喧嚣中的“大历史”。或许可以说,没有一本书像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一样,以一种地狱般的景观,诱惑并调动着读者的想象力和辨别力。这种地狱般的景观,包括核爆炸和核辐射过后的诡异鬼魅——“辐射就像上帝,无所不在,可是你看不到”,它一夜之间摧毁了苏联人的思维模式和价值体系,催生了一个充满了畸形儿的叫“切尔诺贝利人”的全新族群。还有隐藏在所有真实景观背后的谎言:体制的谎言、家国的谎言,乃至和上帝有关的谎言。

  谁都没有想到,事故发生三年之后,辐射的后果正在逐步显现的时候,随着苏联的解体,“国家和人民”都发生了变化。一个接受采访的员说:“留在隔离区铁丝网里的,除了土地和坟墓,还有我们的健康和信仰,或是我的信仰。”而塔吉克斯坦的难民,把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切尔诺贝利当作唯一的庇护所,因为“我们以前有祖国,现在已经消失了……我们不是俄罗斯人,我们是苏联人!但是那个国家——我出生的地方——已经不存在了,我们称为祖国的地方已经消失,那段时间也不存在了。我们好像蝙蝠。”与此同时,那些向往欧洲的人,也在感激切尔诺贝利,灾难使欧洲知道了他们。

  家园、祖国乃至信仰和欧洲梦,就这样和突如其来的灾难交织缠绕成一个梦魇般的世界,而作为这个世界的拼贴者和记录者,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从不发言。她故意把一个个故事之间的缝隙留给读者,留给整个世界,让你们自己去拼接:这是一场相当于350颗广岛的爆炸,有210支部队和34万士兵参与了救援和隔离。一种比战争更深的恐惧,在所有人心中扎了根。

  书写了那么多人的声音之后,阿列克谢耶维奇对自己是否抓住了真相,仿佛依然没有把握。她认为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忠实记录。她忠实地记录下防护协会负责人说的“这场悲剧中泛滥着谎言,这些谎言就跟人们之间打招呼一样频繁!”她也忠实地记录下物理学家说的“他们把科学、医学和政治混为一谈!”同时,她也忠实记录下清理人的妻子说的“人们嘴里说着‘切尔诺贝利’,笔下写着‘切尔诺贝利’,却没人知道是什么。”切尔诺贝利,仿佛已经由一个地名,变成了一个专有名词,它指代着一个“恶魔实验室”,一个“白日梦工厂”,一个“记录真相的黑匣子”,一个充满了真相和谎言的历史事件或历史阶段,同时,它也是一个上帝才知道什么时候、在哪个国家还会重复出现的名词。

  站在这个世界之外才发现,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原本都是受害者,因而二者彼此间如此的相互指认立时变得荒诞,因而各自的处境也立刻充满了更为深重的悲剧感。原本是一部口述实录,原本是由不可辩驳的证人和证词揭开灾难背后的体制谎言,但证人和证词之间的相互误判,又同时给这样一本书增加了更为深刻的维度——如果一部文学作品最后的落脚点总是批判体制,那总归显得肤浅——真正具有穿透力的文学总是能够击中体制之外的人性魔咒,获得一种与宗教感相似的神性光芒——一本遍布痛楚的书,以爱情故事开始,以另一个爱情故事收尾,唯有“神性”才能解释。

  要知道,“在传统俄国和新俄国之间无论有什么样的差别,对作家和艺术家的怀疑和迫害则是共通的。”(以赛亚·伯林《苏联的心灵——时代的俄国文化》)因而,在俄国作家和俄国作品的气质中,才充满了标志性的“忧郁和紧张感”。俄国的另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说:“你执着于你的责任,因为你执着于德行”,一个诗人的德行,一个作家的德行。或许,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的作家如苏联时期的作家那样,在极端高压之下仍对文学秉持着宗教般的热忱,他们一方面在人间描绘地狱的模样,一方面又在地狱憧憬自由的光芒。而有一种说法认为,所有的俄国文学都建立在一种面对“无解的俄国问题”的大背景下,因而每一部作品都是作家的一份忏悔书。

  有研究者称,切尔诺贝利事件,也是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。的乌托邦,就在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笔下,在她所能找到和记录的证人和证词中,复活又死去。她说:“我居住的国家从小就教我们死亡。我们被告知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奉献一切,牺牲自我。我们被教导用武器去爱别人。如果住在另一个国家,我不可能走这条路。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http://medi101.com/nuoerfalikesi/30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